七毛钱的神迹

有一个周末下午,我裤袋里有一些硬币。若有东西压着我的腿,我会觉得不舒适。那天有少年小组聚会有吃喝的,要用到钱。我在他们聚会的室外听见小蝶(化名)姐妹呼吁大家奉献。我想到裤袋里有些硬币可以奉献。我从门边望进去,看见小蝶与另一位正在忙着。我不想打扰她们,于是我待会儿才进去。

我进去时,她俩刚好把奉献算完。我想我这位‘外人’不是属少年小组的,忽然进去就说:“我要奉献”,我这样举动可能令她们很意外。于是我就问她们:“我有些硬币要奉献,你们收不收?”我发现小蝶的表情有一霎间的错愕,然后呈现出很有盼望、露出喜悦与期待、又一点惊喜的表情。她回应:“好啊!那……你要奉献多少钱?”我答:“我不知道嘢?!我没有数过。”我就从口袋里掏出全部硬币给她们数。

数完后,她俩互相凝望,眼睛张得有点大。小蝶就说:“是七毛钱!……哈哈哈哈!”我看她这样反应,就不理解的问:“这七毛钱怎么回事?”她俩一同笑着说:“感谢主!”小蝶反问我:“你为什么奉献?”我答:“因为裤袋装着硬币,感觉不舒适,所以奉献。”她听后一霎间无言以对,然后她继续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担心小组的钱不足以支付这次的开销。数算这次的奉献后还是不够,还差七毛钱。我就随口说:‘主啊,还欠七毛钱。’我刚说完这话,你就无端端地突然间走进来要奉献。主立刻实行帮助,很灵啊!主使用了你。”听她这么说我就愣住了。她再补上一句:“主使用你!你被使用时没有什么感觉吗?”我答:“没有。”我充满了困惑,对话就完毕了,神迹就这样发生。

感想:‘被主使用有没有感觉’,我如今看似乎是神在抛问题叫我重新思索。我奉献七毛钱是因为我要奉献(裤袋有硬币不舒适),这是个事实。但另一面,我的确被主使(借)用了,这又是个铁一般的事实。我当时不知道自己被用。假如小蝶没有分享,我就不会知道,也不会认为神用了我。神以主权用我之时,我仍自觉有完全的自由与自主。这真是至高神的智慧。

我个人从这神迹中的得着:1.不要因为我自己对事情的感觉、想法、看法、事情的事实,就疑惑、否定、不信圣经,以为只有眼见的事实。2.信心的建立与成长条件是紧记并在遵行神的吩咐之中经历神。我当从粗浅的、容易动摇的字面信心成长起来。3.加尔文与亚米念神学主义之间的相对矛盾,在神要作的事上没有拦阻。不必担心自由与主权的问题。

假如因为动机问题我就不奉献;假如我直接进去作奉献,没有等一下,她们就不会祷告了。少年组员随心奉献的数目,加上七毛钱就刚好等于那次费用,这么恰巧?……假如没有这个神迹,我就不会知道我被主用了。这些种种的‘假如’都在证明着,神在天时地利人和,甚至人心等各方面,都拿捏精准,达成祂的目的,令我看得赞叹咋舌,叹为观止。

0 Comments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