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友写作 (Page 4)

Kuala Lipis 短宣B

第一次参与很短很短的短宣,两夜两天。严格来说应该是叫“访宣”较为贴切。^^ 感恩有机会和蒲宣的弟兄姐妹一同去到立卑基督教会,去观察和给于帮助。 第一次去到彭亨、第一次在没有长辈的陪同下去短宣、第一次感受小镇的简单生活。还有,第一次带着不一样的身份去参加,让我感到紧张。从前是导师给于资料,我去预备。现在是自己找资料,自己去预备。多了挑战,也多了一个学习。对于探访,我是最弱的,也感恩给于意见的弟兄姐妹,让我很受用。谢谢上帝给孩子的第一次^^ 在立卑,我看见很美的图画,也看到让我心急的图画。。 美的是这个小镇的人,很朴素、很简单。住在城市太久的我,看见没有什么娱乐场所的立卑,有点意外。不过,却也给了我一个反思。。少了娱乐,就少一份诱惑。环境小,就没什么地方好去,那么教会就会是他们唯一的场所~如果教会的节目能吸引到他们的话。还有这的小孩其实还蛮多的,一所小学、一所中学,立卑的孩子们就在这里,都在这里。在还没有看见外面的花花世界之前,若能将福音的种子撒在他们的心中,即使出了立俾,信仰已经在他们心中扎根了。 心急的是有太多未得之民了。也体会到耶稣说的“要收的庄稼多,收割的人少”。立俾教会处在一个很好的地理位置,可惜的是,没有人手……没有看见这样需要的人……外观也没有人打理……或许内部的过于需要,使得我们看不见外在的需要,在一场小学义卖会,上帝给于的机会,使我们认识了校长,她是基督徒。马上就有喜悦涌出我的心,福音有希望了!也让何牧师和师母认识他们,未来的日子或许可以把小羊们带入教会。只要计划的话,我们绝对能够吸引孩子们的到来,但是之后的牧养呢?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在外的这一群人要怎样帮助在内的人挑起他们的意愿呢?挑起他们的委身呢?现阶段,除了祷告,还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但深信在天父没有难成的事,必定会有办法的。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天,却也给于我很美好的回忆,也让我更喜爱在蒲宣的你们。弟兄姐妹的热心,所散发的基督香气,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或许我们做的不够好,但是那颗愿意的心不是假装的。感恩上帝用我们!在立卑的服事,不只是帮助他们而已,相信更是帮助我们看见福音的需要,委身的需要和其他我不知道的得着。老实说,我期待下次可以快点到来~再去立卑,很想帮他们大扫除一下,油漆看起来已经荒废的招牌、清除杂草、复活羽球场,让居民再次对立卑基督教会注意起来。成长在立卑的你们,什么时候愿意动手呢?到时也把我计算在内哦!

Kuala Lipis 短宣A

来蒲宣不足两星期,便于6月29日至7 月1日跟随职青团契到立卑进行三日两夜的短宣交流活动。听说是职青团多年首次的短宣体验,大部份团友都带着拭目以待的心情来到立卑教会。 立卑教会对很多蒲宣的会友应该不会陌生,因教会内有一部份弟兄姊妹正是从立卑这地方出来蒲种读书或打工的,我们走访了好几个蒲宣会友的家庭,感觉两间教会的渊源相当不浅。 除了探访之外,短宣队还预备了诗歌、游戏、分享、信息、及BBQ,跟当地的年青人彼此交流,虽然参与的人数并不多,但盼望来到的每一位青年人也能被基督的爱亲自吸引,愿意继续向教会走近一点,从中接受福音。 另外,虽然经验不足以致整个短宣安排并非尽善尽美,但事奉从不应按果效来评估其价值,相反大家怀着认真地事奉的心去面对各种不能预计的应变,是值得被肯定的,我十分欣赏大家星期六晚上的检讨会,由零时十二点一直倾至一点半也没有停止的意识……(说实话我的年纪不少了,体力绝不容我跟你们紏缠至更夜,隔天早上还说要七点起床一起灵修),还是要提醒大家在事奉时需保持身体健康啊。 职青团友们,你或许会问:「回来了,还有甚么可以作?」请继续为立卑教会的需要祈祷,期望神给Pastor Anthony属灵智慧带领青年人回到真道上追随基督,又使教会能与当地学校建立好的伙伴关係,探索合作的可能性。另外,大家也可以积极寻求神的带领,看看将来有否机会再到立卑与他们见面,以行动支持当地的事工。我们所作的或虽微小,但若被神使用,或能结出美好的果子。 共勉之。

我的反思与得着

从前我有一本自己的祷告记录。它是记录我所记得自己曾经做过的祷告。每页分一半:左半边是祷告内容和祷告日期,右半边是祷告如何蒙应允和应允日期。印象中记有113次祷告。第1次(14岁)与第113次的祷告日期相隔大约10年。 我根据这记录本,反思自己以前的祷告,发现当中所记录的祷告只有3次是求属灵的祝福(3次都应允)。换句话说,其余的都不是,多是自私的祷告。我又发现祷告蒙应允的一边,八成都是空的。不是我忘记填写,而是我没有任何得着。有一件事我如今想起,觉得有点难过并后悔将这本记录丢掉了。我觉得这本记录的内容不堪回首,感到难受(因为有些内容我如今自己也看出是错误的祷告,又忆起那些往事),一时之气就丢掉。于是从丢记录本那天到今天相隔约有10年,这10年我没有记录任何的祷告事项。 我已经忘记了以前所做过许多的祷告,因为没有记录起来。无论那些已经应允或还没应允的祷告,我多数忘记了。最终就算神应允我,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忘记了。我试着想:我在祷告中指定要这样,神就按着祂的方法时间方式来应允我,并要给我更多或另外更好的。祂正在做时,我等待不了或我等待的时间已到,还看不出什么回应,就当作祂没有应允我,所以我这么就算了吧。于是,我就不再把那个祷告当作一回事,忘记了。如果神就快做到所应允的之前,就看见我之前求,但现在不求了,我已经忘记,祂预备好的就送不出去。试问这样,我如何可以看见祂的应允呢?那岂不是叫神枉费一场,辜负神的心意?既然是忘记,那就更不会有感谢了。我还有许多的祷告都是如此。这样一天一天累积下去,堆成一座无法送出去的祝福。神会很难过!我对不起祂。 前10年有祷告记录,后10年没有祷告记录,我看出前者与后者的分别了。我从祷告和神的恩典的角度看后者,我竟交上一张白卷给我自己,似乎空空的活了10年。做记录,能帮助我做生命的反思和重整,也能成为将来的安慰和扶持,荣神益人。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祂的一切恩惠!(诗103:2)我要重新再写一本新的,纪念我的祷告和神的应允,数算神在我身上成就和蒙应允的事。 除了人所熟悉的主祷文之外,特别在四福音书里,人向耶稣求帮助的对话或者事情上和诗篇里许多的祷告,可以作为我们祷告的参考。至于圣经以外的祷告书籍,至少读2本不同作者的著作,因为我发觉只读一两位作者的著作,对于祷告的认识就狭隘了一些。其它方面的书籍也是如此。若只读一本,虽能消化它的内容化为己用,但难免有机会被它牵着鼻子走。若读两本,就能在这两本之间作出分辨,脱离狭隘的处境。读三本,相信就能使自己站立在不倒之地。将圣经与这些书籍对照审察一番,就不会轻易被人各种的说法所迷惑。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传4:12)。一个东西原来可以从许多不同的方面和角度来看,只是没想到而已。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8-9)。我们当然不是神,也不可成为神,但可以求祂,向祂学习,尝试从不同的角度来看。 感谢神!让我有这20年的经历。虽然我都做得不好,没有什么成就,但足够叫我反思得着,谢谢神爱的忍耐。我要用20年才学到这项功课,所以我定要好好珍惜与学习。 我曾经有一次,在牧师和弟兄姐妹面前为自己的生日作出第一次做这样的祷告:“神,我想认识祢,学习亲近祢。”神保守了我没有忘记这个祷告,叫我知道祂天天都在应允这个祷告,让我一天一点的认识祂,看见祂坚持应允这个祷告到底。祂继续的应允下去,直到永恒仍要应允,因为祂乃是无限的神,是认识不完的。这是祂从创始以来其中的目的,是祂所盼望的。阿们。

蒲宣十二周年堂庆

分享完后,有青少年们就呈现一段舞蹈,名曰《我要像高山举目》。 接下来刘牧师分享他在在蒲的112天。在这里他说到所看见的异象,就是蒲宣is on the move,我们要继续扩展教会,让更多人可以认识上帝.再来就介绍每年加入蒲宣大家庭的成员,1997—2009在场的元老有桂英姐妹,陈世久弟兄,陈世利弟兄,陈世福弟兄,李秀红姐妹和他们一家人等等. 紧接着的就是自由分享的时段,众弟兄姐妹都诉说上帝如何在困境中带领他们,安慰他们,每个人都在教会里深深感受到神的爱和恩典以及弟兄姐妹的关心和支持.上帝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让我们活得更有意义.青少年的导师们也分享说,看见以前调皮的儿童,现在都成了上帝的仆人,在教会里事奉神.多数人都是因为吴牧师的死缠烂打,一个一个地领入教会,得到这一生最好的礼物.”Never had I felt so alive, when I was so close to death.”这是Uncle David当晚的感言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分组表演的环节.六组人马都使尽浑身解数,争夺冠军的宝座.有歌舞剧,话剧,默剧和献诗.最后就是切生日蛋糕的时候,有十二粒蛋糕,再拍个大合照就圆满结束了.    

宣道会蒲种堂二零零九之牛年新年晚宴

那一天,二零零九年二月七日,即农历正月十三,教会安排了一个晚餐聚会。如往常,教会的弟兄姊妹互相效力,煮饭的,煮菜的,泡茶的,分别在各自的家准备妥当,然后从蒲种不同的地区出发,沿路留下香喷喷的佳肴香气,一直飘到我们公主城的教会地点为止。一步进教会里头,简直连还没饿的单是因着美食的色香味也嘴里生唾了!已在场的弟兄姊妹也各司其职,安排场地,简单又隆重的布置一番,让大家都有一个优雅的环境与家人朋友分享交流,同庆华人的农历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