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消息 (Page 2)

感恩之夜

感恩之夜  ——  邓雅荣 告别岁月,告别刘德裕牧师夫妇。2013年最后一夜,12月的最后一页,写着依依离情,又写著感恩心情。 晚上八时许,教会的厨房人声喧闹——刘牧师在教导烹飪,这是他最后一次教导了,他要把拿手的糕点传授给蒲宣的弟兄姐妹。看他又是鸡蛋,又是麵粉香蕉,又是金瓜虾米的掺来搅去,我在想,我们学得上吗?会不会做得像他那麼好,让人颊齿留香呢? 这样的场面,让我想起在电视看过的节目——《名厨出走记》。几个酒店名厨分别来到中国的穷乡僻壤,教导当地人就地取材,把简单的食材变成美味佳餚。临走时把食谱留下,也留下难得的人情味。…….也许一段岁月后,蒲宣有人把金瓜糕点、福州米粉带来分享,我们吃了,会说;“咦,很有刘牧师做的味道啊!”是,我们会怀念刘牧师夫妇,怀念他们像牧羊人般喂养我们,不只是嘴上的食物,最重要是供应来自上帝的灵粮,殷殷期盼我们的灵命长进。我们会记得他们在蒲宣的爱与关怀,共同相处四年七个月的美好日子…….还有学习他们宣教的心…… 是的,因為有人不辞劳苦 的宣教,我们才机会听到好消息,才能认识上帝,认识主 耶穌,渐渐我们学会感恩——这是必须的,—年过去,我们回顾,上帝在我们的生命做了什麼呢? 感恩之夜,每个弟兄姐妹都述说自己的生命路程——也许风和日丽、也许风雨泥泞,有泪水也有欢笑……但上帝给我们力量与盼望,与我们一起走过,这都是祝福,我们要细数的恩典。就如DAVID传道以《诗篇》65章作最后的总结:“你以恩典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 感恩上帝日日的带领,从岁首到年终的供应。 感恩之夜,也是送旧迎新之夜,但我们没有燃放烟花庆祝。散会后,我们一起享用刘牧师製作的爱心糕点与糖水,香喷喷又可口,只是以后不容易尝到了。吃著吃著,点点滴滴在心头泛起——不捨,对他们的离去,也对2013年的离去!

七毛钱的神迹

有一个周末下午,我裤袋里有一些硬币。若有东西压着我的腿,我会觉得不舒适。那天有少年小组聚会有吃喝的,要用到钱。我在他们聚会的室外听见小蝶(化名)姐妹呼吁大家奉献。我想到裤袋里有些硬币可以奉献。我从门边望进去,看见小蝶与另一位正在忙着。我不想打扰她们,于是我待会儿才进去。 我进去时,她俩刚好把奉献算完。我想我这位‘外人’不是属少年小组的,忽然进去就说:“我要奉献”,我这样举动可能令她们很意外。于是我就问她们:“我有些硬币要奉献,你们收不收?”我发现小蝶的表情有一霎间的错愕,然后呈现出很有盼望、露出喜悦与期待、又一点惊喜的表情。她回应:“好啊!那……你要奉献多少钱?”我答:“我不知道嘢?!我没有数过。”我就从口袋里掏出全部硬币给她们数。 数完后,她俩互相凝望,眼睛张得有点大。小蝶就说:“是七毛钱!……哈哈哈哈!”我看她这样反应,就不理解的问:“这七毛钱怎么回事?”她俩一同笑着说:“感谢主!”小蝶反问我:“你为什么奉献?”我答:“因为裤袋装着硬币,感觉不舒适,所以奉献。”她听后一霎间无言以对,然后她继续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担心小组的钱不足以支付这次的开销。数算这次的奉献后还是不够,还差七毛钱。我就随口说:‘主啊,还欠七毛钱。’我刚说完这话,你就无端端地突然间走进来要奉献。主立刻实行帮助,很灵啊!主使用了你。”听她这么说我就愣住了。她再补上一句:“主使用你!你被使用时没有什么感觉吗?”我答:“没有。”我充满了困惑,对话就完毕了,神迹就这样发生。 感想:‘被主使用有没有感觉’,我如今看似乎是神在抛问题叫我重新思索。我奉献七毛钱是因为我要奉献(裤袋有硬币不舒适),这是个事实。但另一面,我的确被主使(借)用了,这又是个铁一般的事实。我当时不知道自己被用。假如小蝶没有分享,我就不会知道,也不会认为神用了我。神以主权用我之时,我仍自觉有完全的自由与自主。这真是至高神的智慧。 我个人从这神迹中的得着:1.不要因为我自己对事情的感觉、想法、看法、事情的事实,就疑惑、否定、不信圣经,以为只有眼见的事实。2.信心的建立与成长条件是紧记并在遵行神的吩咐之中经历神。我当从粗浅的、容易动摇的字面信心成长起来。3.加尔文与亚米念神学主义之间的相对矛盾,在神要作的事上没有拦阻。不必担心自由与主权的问题。 假如因为动机问题我就不奉献;假如我直接进去作奉献,没有等一下,她们就不会祷告了。少年组员随心奉献的数目,加上七毛钱就刚好等于那次费用,这么恰巧?……假如没有这个神迹,我就不会知道我被主用了。这些种种的‘假如’都在证明着,神在天时地利人和,甚至人心等各方面,都拿捏精准,达成祂的目的,令我看得赞叹咋舌,叹为观止。

我起初如何信有神

我在西马一个山明水秀的乡村长大。父亲与三叔都喜爱和研读大自然的知识。父亲常教导我如何钓鱼、使用水陆交通工具、游泳等的生活技能。每天都有机会接触茂密的丛林与河流,使我心里欢畅。三叔有很多精致的天文地理、生物大自然、科学历史的英文珍藏书,书中还参插许多精美的图片。虽然当时我年幼无法理解内容,但我对那些图片很有兴趣。我兴奋重复的翻阅,并不停向他们发出许多问题。如今他们的兴趣依然如此未曾减少;他们连观赏电视节目都以科学频道为首选,其次才是新闻频道。 有一天,母亲带着我上教堂(其实是传道人叫我母亲带我来)。师母给我母亲上栽培课程。我坐在一旁没事无聊,就周围看看。这时传道人就寻机逗我说话,他的开白场是:“你平时得空有什么嗜好?……要不要看书?你喜欢看什么书?”我回应说:“我喜欢看多图片的书。”传道人就随手从书橱中拿了一本很厚的书给我看。 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书,当我接到手中,发现原来是一本我未曾看过的书。我很自然的就翻开第一页,图片是以黑白对照单调的颜色,一光一暗的呈现在我眼目!再翻下一页,是星球光体,然后是山脉海洋、植物生物。我就开始对它产生了兴趣。当我发现那里写着一句:“起初,神创造天地!” 恰巧这时,传道人就以清晰的声音念出了这句话来。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一句充满‘力道’的话!我的心里好像被一把钥匙开拓出一个前所未有的空间,好奇心顿时膨胀得无限大。这空间的空当,使我发问寻求。我就向传道人发问,这些东西(万物)都是被创造出来的吗?是有一位伟大的神吗?……。 我心里在想:“这实在太美好但又非常奇异。被创造的物类有千千万万种,非常有创意,世界被造的真好。更令我震惊和难理解的是,这位神创造的东西让我看见、听见、摸到、吃了以后,令我产生喜爱,使我心里欢畅,又适合人的需要。这么精妙绝伦伟大的神,祂的作为使我太震撼,太神奇了,完全超乎了我想象中的能力。我看祂就是最厉害的那位!”当时,传道人不知我在想什么,就寻问我想认识这位神吗?我答说:“我想!”传道人带领和教导我如何向神祷告,并认识神。十年后,时候到了,我就真的信了耶稣基督。 我如今回想起来,心情比当年更加剧烈感动,因为我现今比从前的我更多和更深的体会祂的存在。神的话如两刃的剑,真是犀利!“起初,神创造天地!”短短一句而已,就植入我的心,使我的灵苏醒。 神渗透万事,我不能。但透过反复察看过去一连串事情的进展细节,感谢神让我看见自己在祂的救恩计划中被拣选,归入祂的名下。原来祂早已认识我,知道如何接触我。是神先爱我。我感到受宠若惊。我被拣选活得有自由。   这神是何等的策士!有智慧。神是最可靠的了。我要给祂致敬,佩服拜倒。称谢赞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