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

David按牧感言

上帝奇妙的带领 西马宣道会第一间教会蒲种堂建立于1997年,在上帝奇妙的带领之下,我和太太于1998年加入这间新建立的教会。虽然我们的背景是卫理公会,但是我们很快就投入教会。从开始到现在共25年,期间我们共经历了一次扩堂(蒲种堂)、两次建堂(忠主堂和扬恩堂)及一间乡下教会(立卑基督教会)申请加入西马宣道会(申请程序进行中),亲眼看见神奇妙的作为! 2005年,我患上血癌并向上帝许愿,求祂给我生命,让我可以全时间地服侍祂。结果,上帝应允我的祈求。在骨髓移植后,我便去接受神学装备,于2014年以传道人的身份服侍祂。但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位牧师! 按牧刻不容缓 西马宣道会现有上述3间堂会,目前没有牧师,信徒都期望有牧师成为他们的属灵领导人,主持礼仪等。教会要施行某些圣礼,需要邀请海外牧者前来主持,带来不便,尤其是在新冠肺炎行动管制令期间,国境长久关闭,海外牧者一概不能来访,举行圣礼难上加难。虽然我觉得自己不配,但是接受按牧刻不容缓。 按牧的意义 我很认同曾立华牧师所说:“牧师职衔是指在按立牧师仪式中获得属灵权力、委託(如耶稣委託彼得牧养祂的羊),有特定权利和义务等级、任务和属灵的祝福。” 这让我更加肯定我被按牧的深重属灵意义,所要扮演的角色和肩负的责任,好让教会可以真实的经历神的同在。 按牧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兴奋的事情,因为可以以一个不同的身份来服侍主,同时也是教会领袖和信众,以及香港宣道差会对我过去服侍的一种肯定。 身为宣道会的牧师,我就要负起传承和发扬宣道会精神的工作,教导信徒尊重宣道会属灵传统,并将其发扬光大。我要更加忠心地服侍主,靠着圣灵的能力过圣洁的生活,成为信徒的榜样。一方面,我要拥有僕人的心态服侍人;另一方面,则要以属灵的的权柄领导主的羊。 更换机器 VS 更新生命 我当过老师,也曾任职通讯和电脑工程师,在上帝奇妙的带领之下,最后成了牧师。工程师处理的是机器和电脑,牧师处理的则是人,两者天壤之别。机器坏了,不值得维修,弃之换新乃为常事;人出了问题,即使病入膏肓,也不能放弃,而是要陪伴到底,仰望上帝更新其生命。这样的工作,深具挑战性,凭一己之力,绝对无法完成。因此,我要效法基督,存心怜悯,靠着圣灵的力量去陪伴、关心和建立这些生命,同时学习仰望天父,做好自己的一部分,把结果交託给神。 称职的牧者 我很认同曾立华牧师在其《教牧学导论》所言:“牧师的首要功能,就是宣讲、扶助信徒和牧养辅导他们。” 在一个病态的时代中,成为一个属灵的领导者,需要坚信神的话,紧抓神的话,忠心宣讲神的话,让神的话成为建立我和其他人生命的根基。因此,在宣讲神的话和牧养辅导信徒之间,我还是要以神的话为优先,如同曾牧师的提醒:“一生都要忠于宣讲救恩的职责,才算得上是称职的‘牧者’!跟随其后,才是辅导牧养之工。” 只夸全是神恩 我可以被按立成为牧师,都是神的恩典,我只是一个不配的器皿。若不是神的拯救,让我可以活到今天,我就甚麽都没有;若不是神的呼召,教会和差会的肯定,我就甚麽也没有;若不是太太和家人的支持,我就甚麽也没有。一切都是神的恩典! 按牧后的任务 按牧后,我要靠着神的恩典,跟同工团队和教会领袖同心配搭,继续扩展西马宣道会,承继宣道会宝贵的属灵传统,建立生命,承担使命,带领更多的人归信基督。为了教会长远的发展,我需要开始栽培年轻一代的信徒,激励他们回应呼召,成为教会的接班人。 另外,由于西马宣道会除了目前的3间堂会外,未来将会有新的教会被建立或加入,故此成立西马宣道会联会实属刻不容缓。这项工作也是我被按牧后,需要跟香港宣道会配搭处理的重要工作之一。请读者一起以祷告守望!

× 连络